<noframes id="rhxzb">
<address id="rhxzb"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rhxzb"><address id="rhxzb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rhxzb"><th id="rhxzb"><progress id="rhxzb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rhxzb"></form>

            首頁 > 社科普及 > 東方講壇 > 講壇動態 > 媒體報道 > 正文

            【“四史”關鍵詞】(66) “人工天河”紅旗渠是怎樣建成的?
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0-10-26

            【編者按】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,也是最好的清醒劑。學習黨史、新中國史、改革開放史、社會主義發展史這“四史”,是黨員干部的一門必修課。繼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首度開設“政治關鍵詞”專欄、新中國成立70周年到來之際二度推出“政治關鍵詞”專欄后,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、上海市政治學會與澎湃新聞繼續開啟“四史”關鍵詞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今天刊發“四史”關鍵詞第66篇,關鍵詞是紅旗渠。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缺水問題長期困擾林縣人民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民國初年,河南省林縣桑耳莊村村民桑林茂在大年三十到八里外的黃崖泉挑水,天黑才挑回一擔水,準備煮餃子。新過門的兒媳接過水挑,不小心將水灑了。桑老漢跪在地上仰天長嘆。大年初一,兒媳羞愧難當,上吊自盡。嚴峻的缺水環境,使以前的林縣有一個奇怪的傳統:客人來了不倒水,親戚來了不端茶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據《林縣志》記載,從明朝正統元年(1436年)到新中國成立的1949年,林縣發生自然災害100多次,大旱絕收30多次。因大旱莊稼顆粒不收,出現“人相食”的慘景5次。解放前,林縣40萬人中,有28萬人常年翻山越嶺到幾里甚至二十里以外去挑水吃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1944年林縣解放,黨和政府給林縣先后打了兩千余口井,但仍是杯水車薪。新中國成立后,林縣全縣共有耕地98 . 5萬畝,其中水澆地只有1 . 24萬畝。缺水,是長期困擾林縣人民生產生活的癥結所在。擺脫干旱缺水的煎熬,是全縣父老鄉親的迫切期待。


            “引漳入林”方案是怎樣做出的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1954年,楊貴任林縣縣委書記,實地考察各村鎮缺水的狀況,總結群眾的治水經驗。起初,楊貴的想法是依靠本地解決缺水問題:“蓄住天上水、挖掘地下水、利用河里水”。1957年,林縣縣委提出“重新安排林縣河山”的號召,打了很多深井,修建了三座小型水庫和英雄渠、淇河渠。1958年11月1日,毛主席視察新鄉,點名見楊貴,表揚楊貴治水有一套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1959年,一場特大旱災,境內河流全部斷流,使原來水利設施形同虛設,逼著林縣干部不得不跨省找水源,最終在山西省平順縣找到漳河這一可靠的水源。要從根本上解決干旱問題,必須采取“引蓄結合”的方法,將山西的漳河水引入到河南林縣,這就是“引漳入林”的方案,除此別無選擇。但“引漳入林”,要在懸崖絕壁上建70.6公里的總干渠,以及幾千公里次級渠道及幾千座附屬設施,實在并非易事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,我們國家正處在內憂外患的特殊時期,很多大工程都下馬了。林縣縣委面臨嚴峻考驗:干還是不干?不干,對于楊貴和林縣縣委來說,并不難。但經過全縣范圍內廣泛討論,全縣干部群眾做出了重大決定:寧愿苦干、不愿苦熬! 困難再大,也要把修建紅旗渠這件造福子孫后代的大事辦好!


            修建紅旗渠經歷了哪些曲折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紅旗渠開工之前,中國經歷了1958年“大躍進”,當時浮夸風盛行,各地都虛報糧食產量。在楊貴領導下,林縣縣委堅持實事求是,頂住重重壓力,既不虛報也不瞞報,始終堅持林縣小麥畝產114斤。結果,不少地方因虛夸被征了過頭糧,但林縣除了安排好群眾口糧外,還留有3000多萬斤儲備糧,這是他們在中國最困難的時期向窮山惡水開戰的重要底氣所在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1960年元宵節,楊貴率領37000人的修渠大軍浩浩蕩蕩地開進了太行山。當時的想法很簡單:70多公里的總干渠,如果每人負責1-2米,80天就可以完工。所以,工程剛啟動時,楊貴提出的目標是“大戰八十天,引來漳河水”。開工不久,問題便暴露出來:戰線太長、技術力量奇缺,根本無法統一指揮,工程質量無法保證。楊貴當機立斷,召開現場會,集思廣益,調整部署:一是公開檢討錯誤,樹立長期作戰思想,原本提出的“大干八十天”的口號是脫離實際的;二是由“全線鋪開”改為“分段施工”,將工程劃分為四段分期施工,完成一段通水一段,既檢驗了工程質量又鼓舞了士氣。這一重大戰略調整,有效地保證了紅旗渠的施工質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紅旗渠工程最缺的是資金。據測算,紅旗渠工程總投資需要大約7000萬元,但1959年林縣的家底總共只有300萬人民幣。當時國家正處于困難時期,林縣不能向國家伸手,必須靠自己解決資金困難。林縣人多地少,歷史上就有外出當工匠的傳統。1961年,林縣抽調30多名干部組成了“林縣勞力管理組”,在全國各大城市成立駐外辦事處,由各大隊組建工程隊,到全國承攬工程,用建筑施工掙回來的錢補充紅旗渠建設。全縣共組織3.1萬人,當年外出建筑總收入達1800萬元,有效彌補了紅旗渠建設資金的不足。后來國家經濟形勢好轉,陸續給予紅旗渠工程撥款。截止到1969年7月工程完工,總投資6865 . 64萬元,國家投資1025 . 98萬元,占14 . 96 %;自籌資金及物料折款2099 . 49萬元,占總額30 . 58 %;建設投工3740 . 17萬個,民工費用差額合款3740 . 17萬元,占總投資額的54 . 88 %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紅旗渠工程缺物資。沒有炸藥,把國家分配下來的化肥硝酸銨和鋸末配勻,制成土炸藥;沒有石灰,就自己燒,他們創造出了“無窯堆燒石灰法”,在平地上起灶,一層燃料,一層灰石,一次就燒成石灰上千噸。資料顯示:“修建紅旗渠十年間,共燒制石灰14.5萬噸,全部由自己燒制;造炸藥1215噸,占總量的44.3%;制水泥5170噸,占總量的77.1%;編抬筐3萬多個;修配、制作水桶18900多副,各種工具117萬件,自帶小推車,鐵繩、手捶等31萬多件。”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紅旗渠工程缺技術設備和技術人員,就發揮林縣人民的聰明才智加拼命苦干。漳河水從總干渠渠首候壁斷,到渠尾分水嶺,總長度70.6公里,海拔落差只有8 . 8米。要使總干渠河水完全自流,必須使每一米的落差保持在0.1246毫米。當時沒有錢買水準儀,即使買到了水準儀也沒有足夠的技術人員來使用這些儀器。工程完工,經專家驗收,總干渠的落差完全符合標準,令驗收專家大為吃驚。原來,林縣人民自己發明了一種水準儀“浮水鴨子”:打一盆水,讓自制的木頭鴨子漂在水上,鴨頭和鴨尾兩個點之間的斜率正好是萬分之1.246。類似的技術革新還有很多,共節省投資797萬元。吳祖太畢業于河南省黃河水利專科學校,是林縣為數不多的專業技術人員。他最早進行實地勘測,精心設計出了第一本藍圖《林縣引漳入林灌溉工程初步設計書》。在總干渠跨越濁河的地方,吳祖太科學地設計出“空心壩”,解決了渠水與河水交叉的矛盾。吳祖太既負責設計,又負責施工,他遭遇了母親病逝和妻子救人犧牲的巨大變故,仍堅守在工作一線。1960年3月28日下工后,王家莊隧洞出現裂縫,吳祖太招呼工人撤出工作面,自己入洞查看,洞內土石坍塌,吳祖太和一同查看險情的李茂德犧牲在工作一線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紅旗渠給林縣人民帶來了什么改變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紅旗渠解決了林縣幾十萬人的吃水和54萬畝耕地的灌溉問題。從1960年2月到1969年7月,林縣人民奮斗了十年,30萬人參與修建,81人犧牲,削平1250座山頭,鑿通211個隧洞,架設152座渡槽,挖砌土石方1640萬立方米,硬是在太行山的懸崖峭壁上修成了全長1500公里的紅旗渠。如果把修建紅旗渠挖砌的土石方修成高2米、寬3米的墻,可以連接哈爾濱和廣州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紅旗渠工程培養出了大批能工巧匠。改革開放后,林縣10萬民工出太行,從事建筑業,紅旗渠本身成為一個優秀的建筑業品牌。林縣兒女用賺回來的錢建設家鄉,在幾代人的努力下,1994年1月,林縣撤縣設市。2018年12月,林州入選全國縣域經濟綜合競爭力100強,一個喝口涼水都奢侈的貧困縣實現了鳳凰涅槃式的歷史性轉變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紅旗渠從一項水利工程,延展為一個地標、一處風景,更升華成為一種民族精神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紅旗渠精神是我們黨的性質和宗旨的集中體現,歷久彌新,永遠不會過時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(作者:時青昊 中共上海市委黨校副教授)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(來源:澎湃新聞 時間:2020年10月23日)

            相關鏈接:https://m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9680039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來源 ▏社聯科普處、澎湃新聞       編輯 ▏何大偉



            a片毛片免费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